投中42家“专精特新”硬科技赛道企业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贺志强详释领跑
栏目:bob(官方)综合体育APP下载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:2022-07-05

  随着硬科技成为中国科技创新、经济转型升级的关键抓手和主攻方向,投资的逻辑已从风口逻辑转向产业逻辑,兼具资金和产业背景优势的企业创投(CVC)也因此正在科技投资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。

  近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原部长、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会长李毅中署名文章显示,腾讯、联想、小米等25家龙头企业通过产业投资方式,投出了近400家国家级/省级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。其中,联想集团旗下产业投资机构联想创投截止到2022年4月共投出39家“专精特新”,随着各地专精特新企业名单持续更新,最新数据已达到42家,投中率居于榜首,深度覆盖核心部件、ARVR、机器人、工业软件等十个领域。

  联想创投出手如此“稳准狠”的背后,做对了哪些事?6月底,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、联想创投总裁贺志强接受《证券日报》记者专访,详细阐释了联想创投的创新投资模式,“专精特新”投资策略以及如何发现未来科技方向等业界关心的问题。

  作为联想集团的CVC,自2016年创建起,联想创投就被赋予了“科技瞭望塔”的角色,坚定投资早期核心科技,充分发挥联想资源优势,通过投资和孵化为联想寻找未来高成长、高潜力的产业机会。这种创新性地服务于企业未来战略规划的创投模式,也被联想创投命名为“CVC2.0”。

  在贺志强看来,CVC2.0模式的特点和优势,首先在于突破了传统CVC通常围绕产业链、产品上下游来进行投资布局的限制。“公司给了我们非常大的这个空间去探索未来,这是最根本的优势,跟很多企业都不一样。”

  同时,背靠联想集团,联想创投拥有包括品牌、国际化、人才、供应链、研发在内的丰富资源。“联想有一两万名工程师的队伍,供应链一年3000亿元的采购额,全球160个国家的销售和服务能力,对被投企业能提供相当大的助力。”

  此外,联想创投核心团队高度认可与被投企业之间的双向赋能。通过融汇联想全球资源,让被投企业成为联想生态的一部分,甚至是成为联想的核心业务。而被赋能的企业也在技术、文化等方面反哺联想,用生态力量实现合作共赢。

  例如从2017年开始,联想创投就连续投资AI芯片公司寒武纪,双方同时也在多个领域展开合作。正是在联想创投推动下,联想、寒武纪与联想创投入股的另一家AI独角兽企业第四范式合作,一起研发出了面向银行的AI服务器。

  “我们(联想)的产品能进入银行,不仅仅是因为联想服务器做得好,也是因为上面叠加的方案能够更有效地给客户解决问题。”贺志强道。

  贺志强透露:“现在(联想创投)半数被投企业已经跟联想有战略合作,而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个生态和战略合作,反向促进了联想对科技未来的认知,带来了越来越多的机会,使核心技术成为联想的一部分。”

  联想创投并未一开始就直奔“专精特新”而去,对于这家国内龙头CVC来说,其如今于“专精特新”领域的大丰收,是在CVC2.0模式下充分发挥“科技瞭望塔”作用,多年来广泛而前瞻性地布局下自然收获的成果。

  早在2016年成立时,联想创投就坚定地开始投资智能互联网。“那时大家还都在讲移动互联网,我们就说未来其实是数据连接智能去服务产业,所以我们投loT、边缘计算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这些核心技术驱动的智能化行业,比如智慧工业、智慧城市、智慧交通、智慧能源、智慧物流、智慧汽车。这是我们2016年就定的投资方向,而产业互联网正好那个时候刚刚开始涌现出来。”

  第二个大周期出现在2018年。在投资智能互联网两年之后,联想创投判断,从长远的国际竞争格局来看,有必要投资核心芯片、工业软件CAD等产业领域核心但国内较为薄弱的行业。

  “比如说我们投的数码大方,就是做CAD工具的,是工业最核心的环节之一,建厂、建房子都要用到,但这些工具国内都没有多少自主产权的产品,或者说都用得很少。此外,我们认为中国作为制造业大国,要让整个产业链强起来,就要投一些核心部件,不仅仅是芯片,还有核心部件系统,比如说机器人的,高端的电容电阻。”

  另一方面,“我觉得联想创投能投出这么多专精特新,跟我们坚持投入硬核科技,尤其是早期硬核科技也有关系。”贺志强道,“我们作为CVC,团队最擅长的就是围绕着联想所在的IT行业来投,落到的就是硬核科技。”

  拿曲面光学模组公司耐德佳来说,从初创开始就与联想创投密切互动,除了天使轮投资,联想创投还积极将其导入联想集团供应链体系。“要进联想的认证供应商名单还是挺难的,我们就是这样一路把它带起来。目前耐德佳已经在给Google等很多公司供货。”

  “过去五六年我们最主要的就是集中在智能互联网、产业互联网相关的方向。这个大的逻辑没什么太大的变化。因为一个产业周期时间很长,比如移动互联网持续了10年,产业互联网也会持续10年。”贺志强表示,“但是从细分赛道来说,我们每一年行业研究都会有一些新的发现。比如我们之所以投入芯片就是看到,中国每年进口好几千亿美金的芯片,长远下去肯定不行。比如说今年我们看到了算力行业的发展潜力,未来算力需求将迎来100倍的增长,这是很重要的一个判断,会鼓励我们投很多跟算力相关的芯片、平台。”

  据介绍,为了提早把握产业趋势,对关键领域提前布局,联想创投每年都会有两个月的时间不投项目,所有人只做行业研究。

  “这个是每年都要做,我们靠这种机制来完成(投资)迭代。”如果说把握小周期靠做足行业研究功课,那么产业大周期又该如何判断和抓住?在贺志强看来,这就要靠对“原始创新”的投资。

  “原始创新都在院校、科学院里。我们要去看现在教授们在研究什么,在许多前沿方向中,要判断哪些到了产业化的阶段。”贺志强透露,联想创投目前正在关注量子计算、光计算、DNA计算等在内的新型计算、数字化等方向,以寻找新一轮“原始创新”阶段的突破性机会。

  “我们永远有一支团队一直盯着原始创新,而且今年要求大家盯得更多一点,因为产业互联网相关的项目我们已经投了六七年了,今年我们会更多地投原始创新,来把握新的科技产业周期。”贺志强讲道。

  而在这些核心科技和原始创新项目里,未来能否跑出更多的独角兽、更多的“专精特新”企业,除了CVC自身的“内功”,贺志强也就“外援帮扶”提出了两点呼吁:

  一是建议鼓励大企业并购。“我们刚研究了一个数据,2021年,美国VC退出的事件中超百分之五十都是大企业并购,而中国只有百分之十左右。中国要鼓励大中小企业融通创新的生态建设,应该发挥大企业并购创新企业的价值。”

  二是建议政府要扶持创新企业的早期发展。“对于新能源汽车、光伏这种产能型行业,目前政府扶持已经发挥了很大的力量。但专精特新企业体量没有那么大,所以扶持政策也要有变化。像国产CAD软件,一定是需要在国内制造企业推广开,更多得用起来。”他说道。